首页 »

刘吉:上海搞改革,就要敢争取

2019/9/6 10:38:37

刘吉:上海搞改革,就要敢争取

 

上海,思南路55号。小雨。

 

从瑞金医院刚体检完的刘吉匆匆赶来,甫一落座,就很高兴地对服务员说:“你们这个地方修得好啊,我以前都不知道嘛!”

 

之所以体检,是因为刘吉准备去南极。

 

南极?此语一出,在座者吃惊不小。近80的高龄,居然还要去南极?

 

“现在外国老头子去南极的还少吗?我怎么不能去?再说了,南极现在是全球战略要地,非常重要,我也想去看看啊。”

 

刘吉说完,脸带得意之色环顾四周:“我是四高分子,高血糖,高血脂、高血压,还有情绪高涨。”

 

从地方长官、中央智库,到中欧商学院荣誉院长,这位被视为中国最坚定改革派的老人,在三中全会之前刚刚接受了一家媒体的采访。采访中,他不无忧虑地提出,现在一些“左”的东西流行,平均主义又有抬头之势,对改革并无益处。他也期望三中全会能出台更有力的改革措施。

 

现在全会公报已发,刘老对此怎么看?

 

未及发问,刘吉先递过来一叠草稿,上面四个字跳入眼帘:

 

令人兴奋。

 

不敢争取,没人给你

 

上海观察:面对新一轮的改革,上海应该把握些什么的机会?

 

刘吉:上海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位置。这儿的地理位置太特殊了,上海既是中国海岸沿线的中点,又是最富裕的长江流域的出口,又是那么优秀的港口,它能不是中国第一大都市吗?它能不成为中国经济中心吗?它能不在国家的经济发展中起引领作用吗?上海要全面深化改革,必须意识到自己在改革中的地位和责任。

 

当然中央给了我们一个28平方公里的自贸区,这个非常好。但是只有三年,只有28平方公里。自贸区做得最成功的是谁?新加坡,那是一个城市国家。我们的自贸区还是太小了,所以在今后三年,上海要争取扩大自贸区的范围和力度。不敢承担,不敢争取,没有人给你的。

 

上海观察:那您觉得自贸区多大才合适?

 

刘吉:你真正要改革,整个浦东都应该作为自贸区。黄浦江为界,老城在这,新城统统变成自由贸易区,这才是上海的气派。

 

你不要害怕上海人富起来,上海人不富起来能行吗?小平当时说过一句话,说浦东开发晚了。邓小平是做自我批评,实际上在鞭打我们所有上海人。上海改革迟了!

 

现在说上海有三座大山压着,一个金山,一个宝山,还有一个嘉定的汽车山。上海依旧是个重工业城市,要把他转变成轻工业都难,更不要说服务业。怎么办?只有改革才能办到。

 

上海人,唯一缺点是胆商低了

 

上海观察:您跟上海渊源很深。以前外地人说上海人“精明但不聪明”,您对这个说法怎么看?

 

刘吉:哪有聪明人不精明的,哪有精明人不聪明的?这个说法就有问题。

 

邓小平以前就讲上海人聪明,上海人确实智商比较高。当年我们杭高(杭州高中),一个班60个人,考了30个人进清华,很厉害了对不对?但还是低于南洋模范,他们考了31个人,上海中学是29个人。所以上海水平就是高一点,你得服这个事。因为上海人的基因来自全国各地,生下来以后,再在这个外来文化交融的地方接受熏陶,当然聪明。

 

上海人情商也很高,上海跟全国的关系、跟世界的关系都搞得挺好。没有情商能搞得好吗?有人开过玩笑,上海人最大的本事就是:明明是插队,别人还不说什么——“对勿起,阿拉娘身体不好,赶时间,不好意思啊!”(刘吉模仿得惟妙惟肖)对不对?所以上海人的情商是非常高的。

 

唯一的缺点就是胆商低了。上海人胆子比较小,所以遵纪守法,中央怎么规定,我怎么做。以前吴仪讲,上海人你不要去讲那么多,你把任务交给他,他自己会完成得很好。

 

上海人一般目标就不高:去创业?风险太大。外国公司呆呆,年薪100万,一辆奔驰车,讨一个漂亮媳妇,住一个五房两厅的房子,然后到了圣诞节到欧洲旅游去,蛮好的!还要什么?不要了。他是这种心态。所以上海人搞创业、搞创新,是不够的。

 

不能回到农业社会主义

 

上海观察:您以前谈到现在有一种农业社会主义倾向,认为会对改革造成阻力。

 

刘吉:农业社会主义,马克思讲得很清楚,是“反动的农业社会主义”,他是反对农业社会主义的。当时马克思讲的是,社会主义必须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诞生。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就是市场经济,你蔑视市场经济,你搞什么社会主义?

 

列宁讲“帝国主义还有薄弱环节”,“我们可以夺取政权”,但俄罗斯无产阶级少,怎么革命呢?列宁想出一个办法,就是还有农民,把农民拖进来了,强调“工农联盟”为基础。十月革命的口号是什么?叫做“和平加面包”,所以革命成功了。

 

可是农民成功以后,他们就要为自己的利益服务了,所以当时领导革命的知识分子统统被农民消灭掉了。他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,激烈的反对资本主义制度,目的是什么?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,重新回到农业社会。

 

邓小平就讲得很清楚:“我们长时期没有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,苏联也没有搞清楚。”当时苏联还在,他不好意思说苏联不是社会主义。所以邓小平一上来搞改革,就讲“贫穷不是社会主义”,就是针对农业社会、小农经济来说。

 

天天讲农民富起来,农民能富得起来吗?一家几亩地,他能富得起来吗?农业要富得起来康熙皇帝就把他富起来了,唐朝就富起来了,还要共产党搞什么?按照马克思的观点,资产阶级是用暴力消灭了地主阶级,同时也用相当的暴力,把农民阶级消灭掉了,农民可以自由进城,提供工业化的廉价自由劳动力。

 

所以中国要工业化,就必须要有廉价的自由劳动力。我们现在拼命给农民补贴,拼命给农民工提高工资,现在一个保姆的工资要超过一个博士生的工资,这不又是脑体倒挂吗?不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改革怎么行?所以这次三中全会,将市场经济改革作为重点改革,这就对了。优胜劣汰这是市场经济铁的规律。劣不汰,优就胜不了。

 

上海观察:但中国人都很羡慕欧洲,因为大家对目前的社会福利很不满,觉得很不够。

 

刘吉:我觉得有一点要说清楚,社会保障和福利是两种概念。我们可以加强劳动者的社会保障、改进工作条件、提供失业以后的帮助培训、让他老有所乐等等,但是绝对不能搞福利社会。

 

社会保障是从劳动价值出发,劳动价值是我创造的,其中有一部分交给了政府,你政府就得给我劳动社会保障。这种保障一定跟你劳动贡献大小挂钩,是合理的。

 

而福利是什么,福利是从人出发的,只要是人,他就享受这样的待遇。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,不应该搞福利社会,而是要加强基本保障,还有各种保险制度,特别是家庭保障绝不可少。

 

中国传统观念是“养儿防老”,虽然现在觉得不对,但是符合中国国情。现在法律规定了子女要赡养父母,中国的父母也愿意跟孩子一起,给他们带孙子、带重孙,也做了贡献。所以应对中国的老年化,尤其需要家庭保障。在家庭保障的基础上,我们发展社会保障,我们就优越于西方了。